护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护肘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建筑史最大乌龙日本2020年奥运会场馆之争网络测试仪

发布时间:2020-10-18 17:57:01 阅读: 来源:护肘厂家

导语:2020年东京奥运会组委会在万众瞩目中宣布了新的奥运主场馆设计划,新计划由日本本土享有国际声誉的著名设计师隈研吾担纲设计,整体结构以木和钢为主,效仿日本传统寺庙的外观。

经济观察网 蒲肖依/文 上周二, 2020年东京奥运会组委会在万众瞩目中宣布了新的奥运主场馆设计划,新计划由日本本土享有国际声誉的著名设计师隈研吾担纲设计,整体结构以木和钢为主,效仿日本传统寺庙的外观。新场馆预计耗资约1490亿日元(约79.2亿人民币),远远低于原计划的2520亿日元(约128亿人民币)。至此,三年前选定的由著名女建筑师扎哈·哈迪德设计的奥运主会场方案被彻底抛弃。

花落扎哈已三年

三年前的 2012年12月,围绕东京奥运会主场馆的设计方案,有过一次声势浩大的国际竞赛,扎哈·哈迪德事务所提交的参赛作品在盲选中从46个阵容豪华的设计团队胜出,其中有Populous 团队、UNStudio、 Cox等世界名家,还包括四位曾获普利兹克建筑奖的日本建筑师坂茂、伊东丰雄、SANAA团队的妹岛和世和西泽里卫。

扎哈·哈迪德延续了她一贯的具有未来感的风格,她所设计的新国立竞技场其外形如同一顶棒球帽,呈现非常分明的肌理感,整体呈流线型,主体结构两端由棱状外壳组成。场馆有数个椭圆形和水滴形开口,观众置身其内,恍若乘坐宇宙飞船。

定夺奥运场馆的最终话语者日本体育振兴中心(JSC)看中了这个方案的创造力和超未来性,认为这是一个可以成为城市地标的建筑物。2020年东京奥运会新国立竞技场设计方案的审查委员会委员长、建筑家安藤忠雄这样评价:“流线型和未来的设计体现了日本想传达给其他国家的讯息,我相信这个体育场将会成为未来一个世纪的世界体育圣地”。

他们认为,2008年北京奥运会场馆的容量是9.1万人,2012年伦敦的是8万人,2016年里约热内卢的场馆容量也有9万人,因此东京奥运会的新场馆:“不能逊色于它们”。

业界与民间群起反对

特立独行的伊拉克裔英国籍女建筑师扎哈·哈迪德的作品从来不缺乏争议与质疑,德国莱比锡的宝马公司工厂,米兰的citylife公寓,包括在中国的作品广州大剧院、银河SOHO都引起无数话题、褒贬不一,但这些没有阻拦她志在必得的信心。然而这一次情况有所不同。

日本建筑界知名人士联名上书政府,抗议哈迪德的设计作品。八十三岁的矶崎新是日本后现代主义建筑大师,也是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圣乔治宫体育馆和2006年都灵冬奥会主体育场的设计者。矶崎新致信多个日本媒体,指责奥运新场馆“就像一只大乌龟,随时等待日本沉入太平洋,这样它就可以游走了。”这位老先生点中了日本国民的穴位,众所周知,“沉没”是身居岛国的日本人极其忌讳的字眼。

1993年普利兹克建筑奖获得者,八十六岁的建筑界泰斗槙文彦专门组织了一场研讨会以反对这项设计。得到了包括伊东丰雄,隈研吾、藤本壮介和山本理显等许多日本著名建筑师的支持。日本民间甚至集合了三万多名民众的签名来向官方提出抗议,不支持这个造型怪异、造价高昂的建筑提案。

反对者的理由之一是扎哈方案不断飙升的预算。根据官方最新估计,建设费用将高达2520亿日元(约157.8亿港币),几乎是官方最早估算1300亿日元的两倍;尤其是建筑顶部的两根巨型钢结构拱梁,工程造价十分高昂,且工艺复杂需要投入巨大的劳动力。而近年日本人力成本和建材价格的上涨使得建造如此复杂而宏大的建筑更加困难。

其二,他们称扎哈设计的场馆破坏了现有的景观和历史文脉。建成后高度有70米,而当地限高是28米,按照比例需要占用极大的面积,导致明治神宫外苑受到影响,附近的居民也需要强制拆迁

奥运主会场处在明治神宫的外苑,和周边的内苑,里参道和表参道形成的地区是东京的灵魂地带,历史气息浓厚。持反对意见的建筑大师矶崎新称“新国立竞技场的设计与周边具有传统日本气息,安静又多绿树环境氛围极为不协调。”日本人则认为这个远高于神宫的建筑出现在日本传统的明治神宫旁是对传统的不尊重。负责奥运筹办的日本文部科学省被国民炮轰工作失职,大臣下村博文更被起哄:“如果知耻的话就应当辞职。”

虽然扎哈对设计方案进行了瘦身和修改,几易其稿做出了极大努力。但调查显示,百分之九十五的日本人还是不买账,要求废除这个看起来像“自行车安全帽或是耷拉着的生蚝”的方案。终于在2015年7月17日,日本首相安倍在首相官邸宣布,由于天价成本,扎哈为2020年东京奥运会设计的场馆建设计划将废除。一切从零开始。

这也许可以算得上奥运申办史上最大的乌龙事件了。

闭门选秀

12月14日,日本体育振兴中心(JSC)公布最新“技术提案书”,总花费1409亿日元(约79.2人民币)的A方案和约合1497亿日元的B方案成为最终的两个选项。虽然这两个方案都是匿名审理,但根据建筑师鲜明的个人特色,不难猜出方案A是将木材使用得炉火纯青的隈研吾,B方案则是具有漂浮感的高技派伊东丰雄。

从外观上看起来两个方案不无相似之处,两者都旨在打造一个“森林体育场”。隈研吾巧妙地选择了展示奥运会三十年后景观的远景。其中椭圆形的场馆被茂密的树林环绕,绿意与场馆共存。屋顶采用了扇形放射状的镂空木架结构,呼应了日本传统建筑中的美学传统。这座形似“汉堡”的场馆造型圆润,观众席为三层,能容纳6万8000个座位。

为了与场地和景观和谐,屋顶被控制在49.2米,比zaha设计的原方案的70米矮了20米。在已建成的许多项目中,隈研吾都使用了原生材料,譬如木材,石头,竹子等等,这位推崇“负建筑“的设计师一如既往地希望消解建筑的体量感,弱化其存在,使建筑和周围环境融为一体。他很好的将其理念融入到体育馆的空前体量中。从内部看,屋顶的结构使用了木材和钢骨架结合,向外探出的屋檐采用了日本和东方传统建筑中常用的构架形式,在大型体育场馆中算是首创。

伊东丰雄的设计也颇具巧思,72根19米高的木柱围合在体育馆周围,支撑浮云般的顶部,将神社文化反映到建筑场馆中。从高空看,更像是一面飘浮的日本国旗。

不知是巧合还是刻意为之,A、B两个方案都满足了日本政府提出的1500亿日元的要求,并且都承诺比奥组委要求的2020年1月的竣工日提前一个月完工。如此小心节俭,与之前扎哈提案的豪迈奢华,形成强烈的对比。

12月22日的消息称,隈研吾胜出,将担纲2020年东京奥运会主场馆的设计。“我认为选中的设计方案满足了基本概念、建筑和成本等方面的要求,”日本首相安倍晋三22日宣布获奖设计时如是赞许。

至此,奥运场馆的方案之争还未告一段落。12月22日,就在日本政府宣布方案结果的当天,扎哈·哈迪德发表了声明,称中标方案和自己的原设计方案“惊人的相似”。她表示对日本政府和日本建筑师群体对国际竞赛的不尊重,可能“关上了项目面向世界的大门”。而自己团队两年多的工作成果,尤其是在体育馆流线设计、布局和座位排列等方面都被新的中标方案借鉴了。

在外界看来,虽然日本政府退用扎哈事务所的方案需要支付66亿日元(约3.3亿人民币)的违约金,但扎哈·哈迪德在此事件中确实受到了极大的打击。她此前就在一个仪式上对自己在日本的际遇表示遗憾:“遭到如此激烈的反对,我感到很难过。我想,他们只是不希望自己的国立体育场是外国设计师的作品吧。”

“我理解这是他们的地界,但如果他们反对在那个地方建造体育馆的理念,那他们就都是伪君子。我认为他们不应该参与竞争,而竞争失败是他们自己的事儿。他们一方面不想让一个外国设计师在他们自己的国家动土,而另一方面却都在国外为其他国家设计建筑。”这位被称为建筑界“女魔头”的设计师这样抱怨。

水泥烟囱拆除

CE认证费用多少

热镀锌管厂家

顺义空调维修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