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护肘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徐光启因回家守坟错失挽救明朝的大好机会

发布时间:2021-01-07 18:23:56 阅读: 来源:护肘厂家

徐光启因回家守坟,错失挽救明朝的大好机会

今天小编给大家带来徐光启的故事,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跟着小编一起看一看。

中国历史文化悠久,留下了很多让人瞩目的巨著,像四大名著,本本精彩,历经那么多年代,它们仍旧被人们热爱。但事实中国还有很书,本应该也是有其地位的,但是却不被中国人重视。

如王阳明的心学,在国内好像最近几年才开始有人提倡起来,但人家日本人早把这本书当宝书,学得可溜了。

还有魏源的《海国图志》这本书,十分全面的介绍了世界的书。当时魏源写这本书的时候,就是出于爱国之心,他说:“是书何以作?曰:为以夷攻夷而作,为以夷款夷而作,为师夷长技以制夷而作。

目的很明确,就是希望大家知道世界其他地方人的长处,学习他们,然后可以与他们抗衡。这多好的一本书呀!可是在当时中国人说他是禁书,不准看,要毁了它。但这本书进入到日本后,人家日本人又是奉为宝书,把它列为明治维新必备参考书。我们说日本人让人害怕,害怕就在他们的学习态度与能力。

可是这本书在中国,不过是中学历史上的一个考试点而已。并没有起到帮助中国了解世界,走向转型的作用。

还有一本神奇的书,也是中国错过的。这是一本没有完成的书。这本书叫《几何原本》,这是一本希腊著作,如果非要从西方引进一本书的话,这本书必须排第一

因为它是历史上最成功的教材书,其公理化的方法,是一切知识体系建立的典范。中国的科技类的东西其实也很多,但缺乏这样体系类的结构。

如果引进这本书,把这本书里的结构化体系化学会了,才会对科学有更宏观的了解。

西方很多科学家,他们是根据《几何原本》来建立自己的科学体系观。比如爱恩斯坦就说过:如果欧几里得未激发你少年时代的科学热情,那你肯定不是天才科学家。

可以说,这本书是西方科技的启蒙书,相当于中国儒学的《论语》。

想一下,没有《论语》,中国还有儒学这个学派吗?

中国有没有引进呢?其实有的,早在明朝时期就开始引进了,具体翻译的是一个外国人跟中国科学家。

外国人叫利玛窦,意大利人。他在明朝万历年间,跑到中国来传教 。利玛窦是天主教在中国传教的最早的那批人。他应该是西方学者学习中国文学,研究中国典籍最早的人。他在中国的影响很大,跟中国的官员与社会名流接触比较多,他把西方的一些文化传到了中国,对中西文化交流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中国人叫徐光启。徐光启出生在农户家里,后来他祖父因为经商曾富裕过,后来到了徐光启父亲这一辈家道中落,又回去中田了。徐光启年轻时也是过得相当不顺遂。去考了乡试,结果不中,只好回家里教书谋生。但是父母年纪大了,加上又遇上了水灾,日子有点揭不开锅了。后来他想着还是要换个出路,又去参加乡试,结果还是不中。这也很正常,徐光启可能小时候跟农田打交道比较多,他喜欢研究水利,研究科学,所以科学比较厉害,考乡试不考这些,所以没办法了。

过了几年徐光启跑到广州教书,这次他结识了耶稣会士郭居静,这让他的人生开始发生了变化,后面他结识了一些上流社会的人。这考试运也开始来了,最终在万历三十二年(1604年),中了进士,这太不容易了,他已步入中年了。

既是大学士,也是科学家的徐光启,跟利玛窦一起翻译《几何原本》,翻到前六卷的时候,决定先出一本出来。因为前六卷是比较容易的。现在的小学生或者初中生,也可以拿前六卷来学学,虽然有很多替代的书了,但这个书里的东西依然会让人震撼,里面有一种科学的美在里面。

出了第一本前六卷,还有九卷,出完了,才是一个体系,可这个时候,出事了,徐光启的父亲去世了。

在中国儒学的价值观里,不管你是啥官,那父亲去世了,那必须也得立刻脱下官司服,回到家里去守墓。那可不是现在三天丧假的事,而是要守三年,这就是丁忧。那在明朝,朱元璋就严格要求做到丁忧,基本上没有谁逃脱。当下的社会风气就是这样的,舆论也是对丁忧有严格要求的。

张居正这位明朝的改革小先锋,他就曾经玩了一把反丁忧,也就是夺情。小皇帝说: 现在事情这么多,国事大过家事,你还是别回去守坟了,留下来,国家需要你。那是不是小皇帝说的呢?皇帝那么小,哪会说这翻话,是张居正他自己帮自己圆场说的,国家需要我,我走不开。张居正的夺情受到明朝官场的大力批判,也成为后面批判他的罪行。

所以,徐光启必须回去守坟,到了这里,也没有人跟他说,民族需要你,科学需要你,国家需要你。

一守三年之后,那很多东西都会改变了,很多官员丁忧三年回来,基本上很难再现辉煌,现代职场女性,回家生个孩子休个产假,回到单位,连个办公的地方都没有了,要在厕所门口办公了,何况官员?丁忧本来也是皇帝为了防止官员坐大的一个技巧,别管你多大官,总有离开的一天。

那徐光启回来之后,利玛窦已经死了。

那自然没有办法继续完成剩下的九卷的翻译,这个事情直到二百年后,由中国科学家李善兰翻译完成。但这个时候,已经是鸦片战争,这个时候学科学,迟了!错失了大好机会了。

可以说,丁忧制度虽然是孝道,但有其不合理的地方。也因为徐光启的丁忧,使中国错过了《几何原本》的全本,中国少了一本科学启蒙书,中国可能因此少了一批的科学家。

聚培训网

聚培训网

加油稿

聚培训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