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护肘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许先生之东莆冤魂-【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0:03:38 阅读: 来源:护肘厂家

“许先生找我来有什么事啊?”

在间煮茶雅舍里,穿金戴玉的矮小老头坐在软垫上,舒服的捋了捋他的花白一胡子对着那个刚到的穿着时髦的男人不屑瞟了眼。

许先生理了理他黑色的衬衣袖子,右手拿着个红棕色的手提箱直径走到椅子上坐下,他那惨白的显得}人的脸上勉强挤出了一丝狰狞的微笑:“赵老爷,你竟然是商人,我来找你当然就是谈生意。”

“哦~“赵老爷眯着眼睛思考许久,又加了句:“那你说说什么生意?”

许先生,不紧不慢的拿起一个茶杯:“我要你儿子的命,事成之后将尸体给我。”

赵老爷一拍桌子,生气的立了起来:“什么!”

赵老爷火冒三丈,直径走向门口,前脚刚踏出,便有个声音。

“赵老爷,你儿子杀了东邻先生家的女儿葬尸西河口的事你不会不知道吧?”

赵老爷脚步一停,大惊失色,转了态度笑脸迎了上去:“别别别,许先生这可不是乱说的。”

“哦~?“许先生从黑色上衣口袋里拿出了张带血带银票:“赵老爷你该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吧?”

这个狡猾的矮小老头,眼骨碌一转,银票确实是他给东邻先生的封口费,他做的自认为天衣无缝,没有这个刚从外地来的男人居然知道这么多,不行得脱住他,在想些办法除掉他以绝后患。

赵老爷假意揩着脸,坐上了还有些温热的椅子略带哭腔的说:“先生不瞒你说我那儿子是我唯一的命根子,你要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能让我家业无人继承啊?”

许先生咧开嘴,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据我所知他可不是你的亲儿子吧,我要的只是一个对你来说是外人的命而已”

赵老爷一看他还那么坚定,自觉大鱼上钩,顺带说了句:“那你容我想想,三天之后给你答复。”

“好!“许先生也不废话,将红棕色的大箱子推到赵老爷面前:“这是定金,事成之后那就是十倍价钱…!”

许先生走了之后,这个赵老爷拿着箱子盯着里面的黄金,心里又是忧又喜。

于是他叫人盯着许先生,必要是时候将他除掉。如果他再知道点什么指不定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灾祸。

这个赵老爷在西口镇是出了名的慈悲面目,歹毒心肠。仗着自己靠做木料生意赚了点钱攀附权贵,四处横行霸道,欺压百姓,他那儿子赵有钱想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至于这个许先生是实实在在的外地人,来西口镇也不久,说是来做生意的可具体做点什么没人知道,大家都知道他的姓故就许先生许先生的叫着了。

赵四被他家老爷派去盯着许先生的第二天晚上,他看到许先生穿着一套白衣西装,提着个褐色的手提箱出了他租住的勿扰公馆。

赵四怎么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他摸了摸手里的刀别在腰上,鬼鬼祟祟的跟了上去。

许先生走到了西口河的边等待着什么。

赵四便跟上去躲在周边的灌木丛里。

霎时,一名清秀的女子穿着一件白色的长衫子时隐时现,最终化为实体,她是个漂亮的姑娘,全身穿的素白,脖子上的围着一条红色围巾就略为显眼。

“再过一天你便得抱大仇了,东莆姑娘

不知你还有何为了的心愿?”

女子温婉行礼,面容憔悴:“阴司大人!我………”

话还未完,灌木丛里的OO@@声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赵四只觉许先生这人莫非中邪了,竟然一个人站在河畔上自言自语,心咯噔一下,也不浪费时间,用手想要摸出刀,摸摸腰上竟然没有!一下慌了神,才弄出了动静。

许先生朝着白衣女子使了个眼色,让她赶快走,随后他理了理袖子,化作了团白色的烟雾消散于空中。

>>

过了不晓得多少分钟,赵四左右看看已经没人了,他觉得这事有蹊跷马上,回去禀报情况。

赵老爷知道后摸了摸花白胡子狰狞一笑:“既然这样,那就把我儿杀了吧”

赵四一听,吓的哆嗦连忙劝道:“老爷!少爷虽不是你亲生,却待你如父,你杀了东邻先生女儿的事还是他帮你扛下来的,你…”

还未等赵四说完,赵老爷就掴了他一巴掌:“难道你敢违抗我的命令不成?”

赵四低头不语。

赵老爷因为平生作孽太多膝下并无儿子,这赵有钱也并非什么纨绔子弟,他真名叫赵即墨,是赵老爷远房表亲的孩子,因为表亲家出了大事无奈才将孩子过继给了赵老爷。即墨从小饱腹诗文,谈吐非凡,长大后更是谦谦君子。

而如今,这赵老爷却要杀了他,赵四想着,就为少爷感到不值。

第三天,矮小的老头早早就来了茶楼赴宴,他也是没有办法,虽然赵有钱将自己犯的事扛了下来在警局里住了几天,可他总归是外人,现在木材场又出了问题,他只能这样做了。

门突然开了,许先生缓缓走近茶楼包厢

开门见山的说:“赵老爷,事情考虑的怎么样?”

赵老爷转了转眼珠子:“你说的没错这赵有钱说到底不过就是外人,拿一条外人的命可以换这么多钱,我赵某何乐而不为呢? ”

“哦?果真如此“许先生不屑的看了他一眼。

老头眼睛里流露着一丝真诚,又叹了口气:“对,我决定了”

“既然答应了,那我就等你的好消息了“语罢许先生直径走了出去。

深夜,乌云盖住了整个天空。一场大雨将至,赵家少爷屋里一盏如豆灯火,发出微茫的光亮。他轻翻书籍,怕扰了别人安静。

突然赵四拿着刀破门而入,其后还尾随着一群杀手。赵有钱一惊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严声厉斥道:“赵四你们干什么?”

赵四满脸不得以,直接给他跪了下来,“少爷!老爷听了妖人蛊惑要杀你,你还是快逃吧!”

赵有钱连退几步,心痛如绞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质疑赵四:“怎么可能,我虽不是父亲亲生但他待算的上极好了怎可能听了别人几句说词就……,不可能的!”

语罢,他冲出了屋门。一场大雨如期而至,无情且沉重的打在他的身上心上。他要去找父亲问清楚。

在看看屋里赵四等人,正当他们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时。屋里突然来了这人,他一身黑西装,提着个大黑箱子,直径找个椅子坐了下来。

赵四自然认得他,就是老爷上次要他除掉的许先生。他怒火中烧拿着刀指着他:“就是你唆使老爷,大家上杀了他”

一群人蜂拥似的拿着刀向他斩来,可许先生依旧镇定从容:“我来这里只是为了救你们少爷!”

一瞬间,屋内鸦雀无声。赵四愤懑:“花重金,要杀少爷的是你,要救少爷的也是你,你叫我们如何信的?”

“信与否,帮我一忙你就知道!”语罢。

许先生轻拂袖子突然一股黑烟围绕着赵四,不久他就变成了另一模样,是赵有钱的模样。并且是一个伤痕累累的“赵有钱”。

而许先生也摇身一变成了赵四:“你只要假死,便可信我。”

赵四大骇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这个你不知道为好!”

在说说这边,赵有钱没命的跑却总是在原地转圈,他觉的事有蹊跷隐住了悲伤,停下了脚步。

他向来不信神鬼荒诞之事,而如今在自家别院却发现了此等怪事!难道………

还没等他想明白,空气之中一股股气流凝聚成了人型,那是个美貌女子,她着一身素白看上去淡雅如斯,朝着赵有钱微微一笑。

>>

“你是东莆?“赵有钱大骇,险些没被吓死。

东莆点点头,:“我已死去,这次来只为索命!”

赵有钱叹息:“是我杀了你,这条命你拿去罢!”语罢,他慢慢闭上了眼睛。

“不,我要的不是你的命!”语罢她一下就不见了踪影,赵有钱欲追,刚走几步路却发现自己到了另一翻天地。

大厅里,赵老爷一个人喝着茶。他的木材场几月里来资金周转不足面临破产,如果没有钱,那么他将一无所有,还不如将就一下许先生。

突然一声雷鸣夹杂的几声敲门的杂音接踵而至,大雨倾盆而下。

他知道因该是赵四,不急不缓的说了声:“进来!”

赵四和几个黑衣人进来还带了赵有钱的尸体,赵老爷看了眼他那所谓儿子的冰冷躯壳,目光里一点温度都没有。

他将一封写好的信给了赵四对他说:“速去勿扰公馆,将此交给许先生!”

赵四才出去不久,许先生就独自前来,手里还提着三个大箱子。

赵老爷请他进屋里验尸,吩咐了下面的人将门窗关好。

许先生看了眼尸体。放下三个大箱子,一一打开了他们,发光的金条极为晃眼,:“这是酬劳!合作愉快”

赵老爷一看这三大箱金子,连连说了几声合作愉快。

送走了许先生,这个老头立马派人将钱送去了木材场。当天晚上木材场的资金周转问题就得到了好转。

赵有钱一直兜兜转转实在无法走出去,开始的悲伤化为了焦虑。他发现四周山穷水尽一片荒芜,连鸟声风声都罕闻。

忽而,一阵轻烟在空气中悬浮不定,越聚越多终究化为实体,沉淀下来。

赵有钱知道她是东莆的冤魂,疑惑的问:“是你把我困在此地?”

东莆颔首:“对,我不能让你破坏了阴司大人的计划!”

“阴司大人是…?“赵有钱困惑的问。

“昔日,赵老爷因贪恋我的美貌欲娶我作妾,我抵死不愿,他便将我勒死,还把尸体扔在西河口,西河口中有高人的封印迫使我的冤魂不可以脱离本体,这时阴司大人从西河路过她不仅救了我,还答应我帮我讨回公道。然而具体他到底是作甚的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他说过地府冤魂不可杀生否则将无法投胎转世,所以说我们才想了个法子!“

“哦什么法子?“赵有钱问。

“先让他急需用钱,在跟他作买卖还后……”

东莆话还不曾说,一只冰冷的手抓住了她的胳膊,:“东莆该回阴界了”

她转身看到黑白阴差,又看了看天边的鱼肚白,随着鬼差化为轻烟。她一走,周围都变了模样,轻轻微风拂面,河水波澜不惊,周围绿水绕青山,远处茅舍农田,一片宁静。他不想回去,或许东莆也不希望他回去。

几月以后西口镇在屋许先生这一个人,可镇上却多了个赵疯子,他本为富人,却因为失信于人,而声名扫地。其实连他都不知道那晚他送去的三大箱黄金怎么就成了石头,就这样活生生给气疯了

赵疯子一个人蜷缩在黑暗的小巷里,他被人从赵府赶出来了,已经饿的不行了。

听到有几声脚步,十分警觉的抬起头,却看到了拿着枪的警察:“赵老爷,有人告发说你才是杀害东邻女儿的凶手我们走一趟吧!”

>>

小兵大将游戏下载

舞动青春官方版

战国之道ol手游

逍遥剑安卓版

相关阅读